瘦尽花骨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没有手速

【七夕活动】救猫之恩

cp:楼满风x展昭

抽签抽出来的cp意外地带感(「・ω・)「


  楼满风看着地上昏过去的人感觉头很大。

   难得替门派里跑个腿,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这么个麻烦。

   且说他在林间悠哉游哉地赶着路,日光正好,心情惬意,突然差点被脚下的“大型路障”绊倒。

   “路障”一身红色官服,就这么毫无知觉地横在草地上,若是再晚点,指不定被附近哪一帮视朝廷如眼中钉的山贼拖去喂狗。

    楼满风好奇地将其翻了个身。

   人倒是长得不错,不如说是很好看,五官英挺而带有正气,一看就知道周围姑娘不会少。

   啊等等想远了。

   可这人身上的伤口远比容貌更扎眼,两道长长的刀口交错在腰间,几乎快要见骨,浸出的血液将一身官服染出大片黑色。

  “朝廷的倒霉鬼”楼满风想。

    正想丢下他继续赶路,好巧不巧,这人却因扯着了伤口险些被惊醒,本能般地拉住楼满风的衣角,刚被夸过好看的脸直接皱成一团,整个人都快缩在一起。

    楼满风发誓他绝对没有心软什么的。

    一边催眠自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边小心地抱起这个倒霉鬼。

  

    展昭是被烤鱼香味叫醒的。

    他明明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正因为查案中无意发现到贪污高官,而被对方派出的高手追杀。即便武艺高强也寡不敌众,连中两刀后强提着一口气逃走,最后因失血和力竭失去意识。

    现在醒来发现自己被摆在篝火旁,身上的伤口已经用白纱布整齐包扎好。篝火上还架着两条美味的烤鱼..烤鱼边上还有个人....

    “等等.....人?!”

     眼前这人还专心致志地烤着鱼,看衣着考究不像是一般平民,更有一张美得模糊性别的脸。

    于是机灵的展护卫清了清嗓子。

    “这位大姐?”

   楼满风手里的烤鱼一抖,差点摔进火里。

   “我,是,男,的,”继而对这个被自己救回来的倒霉鬼咬牙切齿。

   似乎没感应到对方的抓狂,展昭眨眨眼睛喔了一声 ,开始死盯着那两条鱼不放。

“........”

    觉得自己不能跟一个受伤的倒霉鬼计   较,楼满风努力维持着微笑,将鱼递了过去。

  于是倒霉鬼的一双大眼睛立马变得亮闪闪,好看的薄唇也拉出弧度,乖乖接过那条鱼道了声谢谢,连句尾音调都有了上扬。

  “朝廷的人现在都这个样吗...”楼满风一脸黑线。

   不过吐槽归吐槽,吃鱼的样子是有几分可爱,也不枉自己费心费力地救下来。

   “我叫楼满风,江湖人士,你呢?楼满风”撑着头边看这人努力吃鱼边发问。

  “开封府,展昭”展护卫吃得头也不抬。

   楼满风却大感意外,没想到这个有点脱线的倒霉鬼是大名鼎鼎的南侠展昭,大概是他今天出门的方式有点不对....

   吃饱了鱼的某只猫此时端正了身子,拱手道谢。

   “多谢侠士相救,以后若有什么困难在下一定鼎力相助....”

   嗯这大概才是正常的打开方式。

   “不过包大人说府里经费紧张....钱财方面恐怕无法酬谢....”

    “够了真的煞风景!”楼满风绝望地用手捂住这人的嘴,刚才谁说的正常来着...

   展昭不明所以地盯着楼满风眨眨眼睛,明明是出门前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一起教的。

   此时腰间传来阵阵撕裂般地疼痛,想是之前动作太大扯开了伤口,疼得他倒抽一口气。

   楼满风立即收了手凑过来,看着又浸出血的衣服皱起眉,还没等展昭反应过来,飞速地扯开衣服开始重新包扎。

    洁白的纱布一圈圈绕着眼前这人精瘦的腰部,两手一起将绷带向后拉时却恰好形成一个近乎拥抱的姿势,楼满风恍惚之间脑中闪出奇异的念头,却稍纵即逝。

   展护卫的想法比较简单,他觉得这人真是个好人。

   后来又因周围没有客栈,就着篝火旁睡了一晚,后半夜展昭执意守夜,楼满风也劝不动,撑不住几日的疲惫睡了过去。

   醒来时人没了,只留一张纸几句话,说是急着回去向包大人复命先走一步,救命恩情必会报答。

   楼满风自是不会再去叫人报恩,只拿着书信发呆半天,又慢慢地继续赶路。

    然而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楼满风此行是替门派中送些重要信物给个江湖前辈,那位前辈恰巧正在某位高官府邸做客。

   而这高官,前不久刚派人追杀过南侠展昭。

   于是楼满风将信物送到没多久,正和这帮人寒暄客套,展昭便带着物证和一干侍卫杀进府中。

   破门而入后看到楼满风的一瞬间,只有他和楼满风知道,他手里的巨阙微不可见地抖了抖。

   展昭不想去往最坏的地方想。只能稳住心神,下令抓捕。

   好在后来一番解释,无辜的在场人员得以释放,王朝马汉他们几个押着那个贪官及其同伙回了开封。

   至于展护卫,因为前几日因公受伤,被公孙先生特批了几天假期,让他好好去游玩散心。

   “所以,如果当时我也是那帮人的同伙,你会怎么办呢?”楼满风装作不经意地问起展昭。

   “.......当然是..一并捉捕归案”

   展昭薄唇抿成一条线,沉吟片刻给出答案。

  “也对,这才是你”楼满风摇摇扇子,遮住大半面庞。

   那天展昭领着一干侍卫闯入,犹如一柄破开黑暗的剑,雪亮锋利,却又正气凛然。

  能一直这样走下去,才是受人敬仰的南侠 。

“但是...我不想要有那一天,”展昭话音未落又补一句,一双圆眼直面楼满风,清澈见底。

楼满风藏在扇面后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不会有”他收起折扇轻轻敲了这只猫儿的头。

“说起来你不是要报恩吗,就陪我游玩几天怎么样?”

“好奇怪的要求。”

“不可以拒绝喔”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