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尽花骨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没有手速

(桓易)你的香槟

         

有车

当红明星隐瞒恋情梗 各种细节瞎编的

大家520快乐!

 

  “今天的晚宴真的不能翘掉吗?  你已经压榨我很久了欸,商量下给我放个假嘛”

保姆车内,易柏辰还在跟经纪人软磨硬泡,甚至不惜用上自己的优秀演技声泪俱下地哭诉这几个月他如何如何赶行程忙得脚不沾地,家都没顾不上回一次。

“少来,这一套对你家那位有用对我没用”

经纪人见怪不怪地驳回要求,看到对面小孩湿漉漉的眼神又觉得一丝不忍心,开口安慰道:

“你刚刚拍完新戏,宣传一定都要做到位,今天的晚宴你是最大的几个咖之一,媒体全部都等着报道,临时跑掉怎么交代得了?这阵子忙完你也差不多可以休息了,先忍过这几天吧。”

易柏辰一脸生无可恋重新瘫回座位,心里空落落地泛痒,排满的行程和起早贪黑的工作都不是问题,可连续几个月都见不到Evan,对于正处于热恋期的他来说真的是一种很恼人的折磨。

黑暗里手机屏突然亮起蓝光,署名为马马的人发来短信

“今晚我行程临时改变,要参加那个晚宴,到时见

看清屏幕上写了些什么,易柏辰蹭的一声坐起,打开车灯开始set发型,边弄边催促经纪人开车

“快出发啦晚宴还有五个小时就开始啦迟到怎么办!还有今天晚上我穿什么,我给你说一定要帅….哦对了造型师一定得用原来那个啦其他人都做得不好看..

“……….”

非常想吐槽他现在的样子很像那些梳妆打扮几小时忙着去约会的大姑娘,不过以免他恼羞还是选择闭嘴的经纪人,感觉自己又默默吃了一口狗粮。

身为如今正当红的新生代演员,易柏辰的到场无疑是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一时间闪光灯此起彼伏地亮起,众多记者蜂拥而上,立刻被一群高大的保镖隔开。

易柏辰微笑向媒体挥挥手致意,随手拿起一杯香槟,跟场内其他认识的明星和名流,一一打招呼,眼神却不经意地瞟来瞟去,寻找着自家恋人的身影。

终于在角落捕捉到,那人一身白色西装,标准的模特身材,良好家教带来的温润气质,仿佛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从书里走进现实,此时正在与一位知名的导演寒暄,却心灵感应般顺着易柏辰的眼神回以目光。

然而只是一瞥,又收了回去。

易柏辰后知后觉地记起他们曾约定好的,在公众面前一定要严防死守,以防舆论作祟。想想觉得憋屈,然而两人都身份特殊,这是能够保护彼此的最好方法。

前几年两人曾合作过一部剧,因着气质和相貌都般配,凑成的cp还小火了一阵,各种拉郎视频和同人文传遍论坛和微博,却在当事人刻意的疏远下很快热度过去。一众粉丝哭着喊着自己萌的cp这么快就走向be,却想象不到两位正主自己已经快把她们写的同人文里的play玩了个遍。

收回思绪,想到这里确实人多眼杂,难免出什么纰漏,易柏辰也不作他想,继续做一个来宾该做的,捧着那杯香槟四处寒暄,

却没想到被一个女明星给找了麻烦。

面前的女人衣着暴露,言谈举止间透出过分了的亲昵,顺着两人谈话看似不经意的增加身体接触。十足摆出一副老娘和你有一腿的姿态。

易柏辰暗叫不好,这种场合要是被拍到什么引人误会的照片,明天微博热搜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柏辰再陪我喝一杯好嘛?要给我面子哦”这女人娇滴滴地递来一杯伏特加,自己却拿着一杯几乎无酒精的果酒,人畜无害地笑着。

下套也不要给的这么明显好嘛,自己的酒量不好在圈内不是个秘密,如果真的喝多了,被媒体揪住写些什么,够她炒作个十天半月。

然而不管是装的人畜无害还是有所图谋,自己不管如何拒绝都会落下话柄,易柏辰不觉一万个头疼。

“盘算着一会喝下后如何赶紧摆脱她去和经纪人求救,易柏辰视死如归地盯着手中这杯烈酒,正准备仰头灌下。

“你的酒好像很不错,愿意和我换换吗?”

朝思暮想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自己手一抖差点摔了酒杯,对面的人挂着礼貌性的微笑,如同跟每个寒暄的人一样,仿佛真的是单纯对这杯酒很有兴趣。

但其实自己知道他讨厌烈酒。

愣住的功夫那人已从善如流地拿走那杯伏特加,塞给易柏辰一杯果酒。一系列的操作让企图借易柏辰炒作的小明星转不过脑子,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设好的局已经被Evan“不经意”地打破。只好尴尬地笑着,找个由头离开。

此时的易柏辰在想什么呢,

他想马振桓不愧是个闷骚的天蝎,两人今天的服装式样截然不同,却偏偏在刚刚他端起酒露出的袖口上看到一对袖扣,银色的底色,看似简洁,凑近看才能观察到上面繁复的花纹,用句被各大电视导购用滥了的形容词叫做低调而又奢华。

此时自己的袖子上也戴着一对同款,很想嘲笑一下面前的人处处小心,避免流言,却在袖扣这种地方暗搓搓地宣示主权。

这还是他们恋爱四周年的礼物来着,

说起来今天是五周年的纪念日,不然他也不会赶了那么多的通告却偏偏非要赖着经纪人推掉这场,现在看来倒是安排得刚刚好。

“恭喜你新戏杀青”

Evan轻笑着与他碰了碰杯,端足了一副不熟明星之间互相寒暄的派头,却特意将手上那杯伏特加转了一圈,挑着之前易柏辰嘴唇碰过的杯沿覆上双唇。

他突然觉得马振桓出道好几年还没拿到影帝挺委屈的。

互相敬酒后再继续聊下去的话显然不太自然,毕竟两人给大众的印象一直是“我们不熟”,于是互相点头致意,擦肩离开。

然而易柏辰突然觉得口袋里多了什么,摸出来一看,是张隔壁酒店的房卡。

“马振桓何止是闷骚,简直是闷骚之王。”这个念头久久回荡在易柏辰脑子里。


打卡上车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