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尽花骨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没有手速

【蹇齐】雨夜(下)

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本来想发刀然而写着写着跑偏了2333
小学生文笔,随意看看就好
ooc预警 

从洗漱到更衣,转眼间两人已经并排躺下,
今夜的一切都好像不太真实,蹇宾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一个梦,梦里是自己所不敢贪求的美好。身侧的齐之侃身上只留了一件纯白的里衣,料子很轻薄,隐隐透出些许肌肤的颜色。平日里束起的一头乌发随意散在耳边,殿内还是留了几盏蜡烛,所以侧颜也被跳跃的烛光勾出好看的线条。

   此情此景,快要使人分不清今夕何夕。

   齐之侃躺在榻上一点大气也不敢出,规规矩矩的占了一角,蹇兵偶尔的翻身使被褥渐渐下滑,只着了里衣的身体也感受到了阵阵寒气,不禁一个寒噤。蹇宾察觉到身旁的动静,侧身拉过锦被,盖过少年单薄的身躯,两人也顺势离的更近。面前和身上的被褥中,属于蹇宾的气息将齐之侃紧紧圈住,无法挣脱。常年征战沙场的上将军拥有敏锐的直觉,此刻他心中前所未有的鼓动,好似什么东西要即将吐露,却又因压抑太久而无法爆发。

   "小齐好像很不自在,可是本王有什么地方惹小齐不开心了?"发现异状的蹇宾开口问道。

"当然不是!我..末将只是怕惊扰王上 ..."齐之侃瞧着蹇宾的眉头皱起,急忙慌乱的一番解释。

"你我二人终究是生疏了..当初在山野之间小齐一贯待我亲切随和,如今却怕这怕那,是不是随本王进宫,小齐过得不开心,也不再想待本王好了?"第一个问题问出后便再难刹住车,蹇宾心里清楚事实并非如他所说,但他确实也是惴惴不安,今夜这般情况如此难得,他想要更确切的答复。

"不是的!"没想到王上竟会问起这些,最直接的答案顺着心意脱口而出,接下来却苦于组织语言,可能怎样的话语,都难以诠释这一份深沉似海的心意。

窗外雨声连绵不断,好似无限拉长了这一刻的时间,好让蹇兵耐心等待着齐之侃的答案。  最后他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转过身来直面着蹇宾,字字清晰。

"  末将视王上为此生心意所在,只要王上愿意,末将必定长侍君侧"

   心中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一瞬间化开,快速流向全身各处,所到之地一片酥麻。蹇宾牢牢盯着齐之侃的眼睛,那人的眼中似缀满星辰,点点碎光翩然起舞。眸中倒影专注印着一人,他的王上。

此刻两人靠的更加近了,近到彼此的呼吸已能在对方脸上拂过。而蹇宾还在继续靠近,目光灼灼,眉眼含笑,齐之侃也不打算避开,他隐约感到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却也不想阻止。

然而就在距离渐为零时,殿中蜡烛燃尽,顿时一片漆黑,齐之侃还没从黑暗中适应过来,便听到轻轻一声叹息,蹇宾的气息渐渐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稍后那人饱含笑意的声音传来:"明日据说风和日丽,小齐陪我一同出游可好?"

想在那灿烂阳光下,将所有心意都倾诉与你。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