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尽花骨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没有手速

【蹇齐】雨夜(上)

开个小号来写双白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双向暗恋并且两个人都很怂??

天色昏沉,正值深秋雨季,蹇宾此时的脸色也与今日天景有几分相似,前几日王宫无端被刺客夜闯,幸得守卫发现及时,将人一并拿下。本以为就此了了,谁知国师听闻此事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日日联合一些大臣上奏称这是上天警兆,处处挑自己的不是。惹得小齐在朝堂上与国师又是好一番唇枪舌战。

  那人对着外人惯是如此威风凛凛,也许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展现原本的样子,干净而温暖。满面笑容如春风拂过,一袭白衣胜过一城风雪。至于那人的一次次舍命相救,数年光阴里的相伴不离,蹇宾身为帝王本性实为多疑,万事都要往那深处去想,确惟独齐之侃,他只想信一个情字。
 
想见他。

这个念头才刚刚萌生,声音却仿佛不由自己控制。"本王今日常生忧虑,传齐将军进宫护卫"
得了令的宫人急忙退下,留蹇宾一人于宫殿中,奏折也无心翻阅,只慢慢踱步候着他的上将军。

侯了没一会儿,齐之侃的脚步声渐渐清晰入耳,步履间似有几分急切。蹇宾快步移至殿口,面前的人还染着一身深秋寒意,清澈的眼瞳直直望着自己。
      
     "末将来迟,王上可有哪里不适?"

      蹇宾笑道:"哪有如此严重,不过近日奏折颇多,心中烦闷,想让小齐来陪着作伴,不然本王也太可怜了不是?"

    朝堂上暴躁冷面的帝王此刻似乎是在自己面前撒娇,齐之侃捋清面前的情况后不由失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蹇宾近来因为刺客和国师的事烦闷不已他是知道的,接到传召的第一时间便飞奔了过来,唯恐蹇宾出了什么事。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心,自己的魂,他早就知道,早已经认命。

窗外空气越发凄楚,萧瑟秋意却被烛火融融的宫殿隔绝。齐之侃原本持剑而立,专心履行护卫一职,却硬是被蹇宾拉过去坐到身边,陪着翻阅奏折。白纸黑字草草飞过,眼中始终只留着一人。殊不知那人看似专注,余光却不停瞟来。

忽然殿外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且愈发有不可收拾之势,深秋之雨常常连绵一夜。齐之侃暗叫不好,想着该如何回府。"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冒雨回去恐怕会受风寒,小齐不如与我这歇息一夜?"蹇宾看似轻描淡写的提了个议,却根本压不住这一颗心响如鼓锤。论做王他也算得上杀伐果断,可面对自己的心意所在,也只剩了个手足无措。

"王上!末将区区一介臣子,怎可与王上同榻而眠..."蹇宾这番提议惊得齐之侃急忙行礼,杀敌无数的上将军难得如此惊惶。"本王都说可以,自然无碍"蹇宾一把扶起他,这事说实在的是有些过分逾规了,然而许是这深夜秋雨,气氛不同往常,他突然想这么任性一次。

评论

热度(33)